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咸魚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六十八章 楚垣夕主動發功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八百六十八章 楚垣夕主動發功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關于阿啞的去向,楚垣夕其實早就準備好了一堆說辭,但是阿啞居然也沒給他發消息,這讓等著推脫的楚垣夕有點意外。

    所以矮大緊和老樊一起進來的時候,發現他有點走神。

    老樊說是老,比矮大緊可年輕多了,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這是楚垣夕第二次面見老樊,稍微一愣神趕緊往里請。

    老樊頓時打趣問:“你這是,想什么咧?我可是聽說了你前兩天做róng zī路演臨場抬價的事了,跟我們可不行這樣啊。”

    “啊,沒事沒事,就是一個兄弟忽然發朋友圈離職了,想了點事兒。”楚垣夕說著,心想到時候我提前通知你抬價的事。

    “喲,你公司勢頭這么好還有人離職啊?”老樊心說楚垣夕莫不是克扣獎金了?

    沒想到楚垣夕說:“是從別的公司離職,我在想他提出要回來的話我怎么拒絕。”

    臥槽這就是你的兄弟!老樊心說您倒是真好意思說出來啊?

    旁邊,矮大緊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里了,沙發頓時一沉。楚垣夕注意到他進門的時候手里就攥著把扇子,此時“唰”一下展開,扇面上寫著——三國志策略版。

    楚垣夕心說還行,寫的不是他的“奇談”。這可以算是一位傳奇人物了,活著的江湖巨擎,三教九流都吃的開,經歷之豐富、人脈之寬廣能甩普通人幾條街遠。

    此時一見,只見其人面帶滄桑,主要是臉盤子實在太寬了,想不滄桑都不行,下巴上一嘬標志性的小胡子,極富個人風格,氣場中洋溢著熱情和天真。

    在影視歌和綜藝領域矮大緊可以算是一位全才,不是單純的音樂人,而是橫跨多個領域都有大量建樹。拋開這些不談,他遠在2000年前就創建品牌成立公司,在渣浪和搜貍都做過文娛內容方向的高管,所以帶著這么多光環加盟阿里音樂做董事長一點也不突兀。

    不過在這個崗位上,他也曾把天天動聽的DAU從一千萬半年帶到了五十萬,絲毫不考慮線下整合資源的難度,強行推進他的星球計劃,不考慮結果導向,不考慮付出回報的現實比例,結果就是寶貴的用戶基本都流失到了友商家里,連蝦米音樂也受波及。

    所以在生意場上,楚垣夕在把對方定義為理想主義者的基礎上進行觀察和修正。相對而言老樊是標準的商業精英,懂得怎么經營企業,懂得哪里是利害得失,所以老樊要難對付的多。還好此行的談判對手不是老樊。

    并購巴人游戲肯定要經過好幾輪談判,這次老樊帶矮大緊來屬于雙方第一次面對面交換一下信息、條件和底線,對楚垣夕來說,本次會談的目標就是講述巴人游戲的運營新模式,并且取得對方的認同。

    這一點不但是為了讓自己提高要價有理論基礎,也是必須做的。否則,就相當于把一個高科技產品賣給一個小學生一樣,小學生瞎捷豹鼓搗也能玩兩下,但是很快就會玩壞掉,根本發揮不出什么黑科技。

    楚垣夕感到十分抱歉的是,阿里的游戲能力在他眼里就是個小學生。

    所以他先開口,例行公事客套之后很快進入第一個問題:“請問兩位,靈犀在你們那邊是怎么定位的?”

    “當然是戰略的高度了,否則我也不會坐在這里。靈犀承載著我們對于游戲領域的一項重大探索,你從這取名上看就知道我們是有決心的。”

    楚垣夕心說這番說辭嘛倒是還可以,但是太大,大就容易空,因為小朋友們都玩過蒙著眼睛怎么在黑板上用一張臉圈住鼻子的游戲,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畫一個巨大的圈,肯定能把鼻子圈進去,但是這張臉就會顯得非常空。

    于是他點頭:“這個能感覺到。不過我是個生意人,我最關心兩個因素,時間和價格。時間也可以理解為成長速度,價格也可以理解成規模。”

    “這不應該是我們關心的問題嗎?”矮大緊搖了搖扇子,帶著一點俯視的意味看著楚垣夕。

    楚垣夕微微一笑,“因為我勢必不能既想把巴人游戲賣一個高價,又對買方的未來漠不關心,坑一個是一個對我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我知道你們家大業大不在乎這點小錢兒,但對我們是很多的了,什么樣的價格對應著什么樣的義務,做并購的雖然不講售后服務吧,但是交易之前我要保證你們不被坑。”

    “哈哈哈哈!”矮大緊一聲長笑,“只要你不打算坑我們,那我們肯定不會被坑的。”

    老樊做旁邊,心說你提供這么貼心的售前服務是為了要一個超高價吧?

    “您看來是對自家的投資團隊充滿了信心啊。”楚垣夕帶著一點感嘆的調調說:“我相信阿里團隊對于識別虛增資產、少計負債、調節利潤和現金流等等財務排雷一定是火眼金睛。然而游戲公司怎么估值?兩家公司利潤一樣,員工數量也差不多,為什么市值能差出100%?為什么有的公司以前很好,后來不太行了但是市值卻沒有下跌?游戲公司的估值向來都是最難的,很難靠財務手段分析清楚。”

    老樊一看矮大緊有點被問住,趕緊開口:“哎哎哎,小楚,我怎么覺得你這是要獅子大開口的前奏啊?”

    楚垣夕正色說道:“不是獅子大開口,而是需要幫助買方充分理解所購買的商品的先進性。”看到老樊還想說話,他略微搖了一下手,繼續說:“樊總,世界是在不斷變化的,每天,甚至每個小時都有新鮮的事務在出現,沒價值的被淘汰,有價值的就會被人利用起來,乃至迅速發光發熱。

    游戲行業是個對現金特別敏感的行業,按企業的生命周期來看,初創期特別短,成長期特別長,成熟期可長可短但是一旦進入衰退就是致命和難以挽回的。在不同的生命周期里,企業的活性因子也不一樣,對于運營的要求也不一樣。如果我把一個很先進的東西賣給你了結果你還是按照舊的模式去玩,很容易出現本來處在成長期里被你直接玩成衰退期,那最后我要不要背鍋呢?外人該說我楚垣夕不地道了,連阿里都敢吭,這能行?”

    說話的過程中楚垣夕的氣勢不斷攀升。說氣勢其實是個很虛的東西,但是又是確實存在的,至少矮大緊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俯視的感覺了,心說你怕的是外人說?怕的是我們內部的人這么想吧?

    只聽楚垣夕最后說道:“所以我不但要事先講清楚,交易完成之后我還要遞交一份白皮書。你們可以理解為操作手冊,我幾百億賣給你一個東西不能讓你玩不轉,就這么回事。”

    “但是這跟你剛才關心的那兩個問題有什么關系?”老樊并不為楚垣夕氣勢所動。白皮書是干什么用的?甩鍋用的啊!把該說的都說了,最后你吃虧了自己接鍋,就這么個用處。但老樊的思路一點沒被帶亂,問:“你關心靈犀的成長和規模干嘛?”

    “因為您說過要把巴人游戲裝進靈犀里邊啊。”楚垣夕目視老樊,“那靈犀就得能容得下巴人游戲才行啊,你的胃只有一百,吃個五十的進來還能消化消化,吃一個一兩千的進來怎么可能好的了?那必然是有問題的。”

    “喲,你還要幫我們打造一個一兩千的胃口?”老樊面帶笑意,矮大緊感覺自己有點缺乏存在感,“啪”的一下把扇子又合起來,用扇子頭點了點表示贊同。

    沒想到楚垣夕居然先是一愣,然后說:“那得加錢。”

    說完,三人頓時全都發出沙雕一樣的笑聲,讓差是外邊走過的員工面面相覷。

    笑完之后氣氛意外的變好起來,只聽楚垣夕說:“我這可不是胡吹,要是一家正經游戲公司并購巴人游戲我也不用多羅嗦了,他們玩砸了賴不著我。但是靈犀,我真是不敢隨便賣,你們玩砸了可就把我名聲弄壞了。”

    “你就這么看扁我們?我跟你說,我們這新游上了可是已經十來天了。”矮大緊說著又把扇面上的三國志策略版展開,“這可是光榮正版授權,要說玩IP我們可是正在積累經驗。”

    楚垣夕心說你還敢提這個?我且不提你們怎么致敬率土的好了!“我就是看到了這款游戲我才擔心啊,太老了,模式實在太特么老了。我說話直您別不愛聽啊,阿里的技術絕對是世界一流的,至少在服務器上肯定做到一流了,用來開發游戲也不應該存在任何技術難度,對吧?”

    矮大緊和老樊一起點頭,這是阿里最值得大書特書的亮點,實際上,阿里的服務器技術也是比《攻守道》更值得拍成電影的燃點,是阿里二十年來為數不多真正有質量的硬核科技。

    這話說起來有點長,得從2008奧運過后淘寶流量越來越大讓甲骨文的服務器罩不住了說起。全世界都沒有這種需要荷載十億流量的服務器要求,但淘寶搞活動的時候有,所以阿里不得不拋棄掉甲骨文那套,自己架構更好的服務器,才有了騰云計劃,才有了世界領先云服務——阿里云。

    雖然BAt的另外兩家在這個領域也追了上來,但是阿里云畢竟早走了幾年,篳路藍縷更值得大書特書。

    但是惟其如此,這個游戲才不能忍啊!于是楚垣夕問:“那為什么在您們這款新游里,仍然使用滾服策略呢?”

    所謂滾服策略,就是快速開服,不間斷的洗玩家,不但洗新玩家,老服的玩家也會不斷遷徙進入新服玩新號。很多游戲運營商甚至把這種現象當成榮耀,一天新開三組服務器,說明游戲火爆。

    相對應的,是超級細胞的產品,全球就一個服務器。無論是部落沖突還是皇室戰爭、海島奇兵,又或者即將推出的新游,一個游戲永遠只有一個服務器,全球玩家大亂斗。某些類型游戲不太容易做成這種,像山口山類的mmoRPG就不容易,因為一個玩家要走路要做動作要放技能,所有數據都是實時的,一定會卡到爆。但卡牌游戲適合,所謂SLG游戲也一樣。

    楚垣夕原以為這個問題很有震撼力,沒想到老樊和矮大緊全都是茫然?

    他們這黑人問號臉,明顯就不知道什么是滾服嘛……

    楚垣夕以手扶額,決定簡明扼要一點,不解釋運營策略只說客觀:“就是小服策略,一個服最多裝幾萬人,能支持幾千人同服,所以必須不斷開新服。你們阿里的能力,難道做不了大服?人家企鵝花600億收購超級細胞,無論多少人永遠全球同服,這游戲體驗能比嗎?

    你這樣可能短時間能賺點錢,但是你賺的是什么錢呢?是變現阿里流量的錢。它本來就在你的盤子里,別的方式變現賺的也不少,而你的游戲并沒有把盤子擴大,這就是我看扁它的原因。”

    老樊敏銳的抓住其中的要點:“這么說,巴人游戲是可以把盤子滾大的了?”

    “已經滾大很多了。您沒關注《亂世出山》壯大的過程嗎?很多玩家是通過零成本的自然裂變進游戲的,假以時日我把他們變成《亂世出山》IP粉絲難度不大,如果不賣巴人游戲,變成巴人娛樂的粉絲也是可以的,只要他們還玩這個游戲的話。”

    老樊和矮大緊對視一眼,這個他們倒是研究過,確實如楚垣夕所說,巴人的全網粉絲排重的話肯定不到一個億,這游戲光DAU就三千多萬,構成上根本不可能是巴人粉絲的子集。所以它才有吸引力,有價值,只不過這個價值被楚垣夕表達的很清楚——擴大盤子的價值。

    沒想到楚垣夕還沒說完:“我們過去的玩法其實已經有很多同行感興趣了,但是這么長的時間以來也沒見誰復制成功,現在我們打算把玩法再進化一下,花更小的力氣,滾更大的盤子,你說這個運營方式,一般人吃的下去嗎?”

    矮大緊晃了晃大腦袋:“楚總,你是不是把你們這個新的還沒進行驗證的模式,想的太有沖擊力了?”

    “年輕的生命總是富有沖擊力的,老的生命總是要被沖擊的,就算您們是電商霸主,不是也在被拼多多沖擊么?這是歷史規律。您熟讀春秋,這是庾公之斯追濯孺啊。”

    說到拼多多,兩人不得不再次對視,實在是這位新晉玩家最近頻頻發功,而且勢頭實在是太猛了,在阿里Q2做出如此令人絕望的數據之后仍然不緊不慢的追逐著,完全取代了往日里狗東的沖擊力。

    據說后來阿里復盤,是聚劃算并入天貓之后留下了一片空白,電商購物場景中客戶與客戶之間的空白,結果被拼多多抓住機會鉆了進去。所以逼的阿里不得不重啟聚劃算,把這位老兄弟重新拉到臺前,沒想到拼多多人家搖身一變最近開始撒幣,用百億補貼的形式主動鉆出了這個空白,讓人防不勝防。

    要說撒幣真是專治各種花里胡哨的促銷。前兩個月618dà促的時候,別人都在琢磨怎么運營,只有拼多多眉頭一皺決定大撒幣,結果以橫空出世的姿勢成了最靚的那個仔,然后就像吃了藥一樣欲罷不能,一直撒到了今天。

    本來楚垣夕以為電商界撒幣最有誠意的是大狗東,撒幣的時候一點套路都沒有,沒想到拼多多青出于藍。此時提到這個強有力的競爭者,老樊很干脆的不說話了,另一邊的矮大緊畢竟是lǎo jiāng湖了,對話術有著天然的敏感,從一進門起楚垣夕就充滿隱蔽的進攻性,不說咄咄逼人,但也很不好對付,很少茍同,此時更是深刻的體會到楚垣夕抬價的強烈意愿。

    他又看了眼老樊,然后作勢回身,拿他的公文包。

    老樊一看立刻說:“其實小楚最開始的時候說他最關心的是價格和時間,這個我很贊同。想當年大企鵝切入文娛領域靠的是什么?是從勝大手里收購起點中文網組建閱文集團。這筆收購同時具備時間和價格兩個因素,一年走完別人十五年的路。當時不少人說這筆收購50億的溢價太高了,現在回過頭來看,肯定是非常劃算的。”

    楚垣夕心里咦了一聲,心說這什么情況?幫我抬價?其實我最關注的就是錢。

    只見矮大緊從公文包里拿出幾頁紙,說:“老樊說的非常深刻,不過今天我們不是來談價格的,所以就說說模式吧。模式如果談的攏,價格其實是個商議的結果,應該是可以互相靠近的,這是我們之前草擬的模式。”

    楚垣夕結果來看了看,發現對方準備的確實非常充分,凸顯出背后的投資團隊在競調上的功底,而且對于自媒體、粉絲經營等等有相當深的理解。

    其中就包含了當初椒圖所預料的,果然提出了同業排除的要求,要求巴人集團三年內不能繼續開發游戲,任何游戲。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合法彩票投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