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女生頻道 > 大叔輕點聊 > 第1321章 不用互相掩護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1321章 不用互相掩護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沒有沒有,媽,有什么事嗎?”霍漱清問。

    “沒什么別的,就是我想問一下,你明天大概什么事到家?泉兒也回來,到時候我在這邊給你們準備一下,你們兩個陪你爸喝幾杯,聊聊天。”羅文茵道。

    “呃,曾泉他幾點到?”霍漱清問。

    “他說晚上,你晚上也沒別的安排吧?”羅文茵問。

    “我要先去處理一件事,才能回家。您就別準備我的飯了。”霍漱清道。

    “好,好,那你就早點回來,孩子們都很想你。”羅文茵道。

    “嗯,我知道了,媽。辛苦您了。”霍漱清道。

    “沒事沒事,沒什么辛苦的。”羅文茵笑著說,“哦,對了,漱清,我剛才給迦因打電話,敏珺說她感冒了,不嚴重吧?”

    感冒?

    霍漱清眉頭一蹙。

    “哦,不嚴重,現在天冷,她身體也不太好,容易著涼。您別擔心,家里有人照顧她的。”霍漱清道。

    “那就好,漱清啊,迦因那孩子,有點認死理兒,不太會做事,老給你惹麻煩,你就多擔待著一點啊!”羅文茵道。

    “我知道,媽,您別擔心。她的事,我在盯著的。”霍漱清道。

    “那我就不說了,不說了,明晚等你回家看看孩子們。我先掛了,你忙吧!”說完,羅文茵就掛了電話。

    和霍漱清結束了通話,羅文茵的心頭那一份擔憂,還是沒有消散。

    但愿沒事吧!

    這年頭,多事之秋,家里不得清靜,外面的事,也是波卷云詭。

    羅文茵嘆了口氣,起身走出了自己的客廳,來到了側面那間擺放著曾泉母親葉瑾之遺像的廂房,關上了門。

    輕輕拿起三支香,羅文茵點燃了,chā jìn了遺像前的香爐里。

    “瑾之姐,咱們家這一年沒有清靜過,你要是在天有靈,就保佑孩子們都平平安安的,好嗎?保佑你的泉兒可以和和美美的,讓他可以順利走到那一步,好嗎?”羅文茵說著,雙手合十,閉上雙眼。

    現在,向來平安無事、沒有風波的覃春明,也被卷進了旋渦,真是無妄之災。覃春明一旦有事,霍漱清就會受到牽連。

    羅文茵的心頭,真是亂的不行。

    曾元進跟她說,這次的事,明擺著就是沖著覃春明和霍漱清去的,一箭雙雕。一旦覃春明和霍漱清被拖下水,曾泉也就麻煩了,失去了強有力的支持。而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江家。葉家已經擺出了不惜一切要把覃春明拉下馬架勢,畢竟距離決定最后入常的人選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

    “可是就算是東陽有什么問題,要把事情扯到春明大哥身上不覺得太牽強了嗎?這種拙劣的戲碼,葉領導怎么會。”羅文茵道。

    “這件事,不管有沒有實錘,只要能讓大家對春明產生懷疑,就足夠了。有疑問的人,是不能入常的,春明的資格就被取消了。他們要的就是把這件事一直拖,拖到最后出決議的時候。所以,葉領導要拉攏所有可以拉攏的力量,把春明給拖下水。”曾元進道。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不能調查清楚證實春明大哥的清白嗎?”羅文茵道。

    “怎么證實?本來就是捕風捉影的事,要證明有罪不容易,想證明清白更難。而葉領導,要的就是這個狀態。所以,現在我們的壓力,比他更大。”曾元進道。

    “難道就一點辦法沒有了嗎?”羅文茵很擔心。

    覃春明要是完了,霍漱清。

    辦法,在哪里呢?

    證明有罪不易,證明清白,更難!

    羅文茵和曾元進發愁,霍漱清和覃春明何嘗又不是焦心呢?

    此次霍漱清進京,是一個為期三天的部級領導的學習活動,因此,曾泉和覃春明全都要來。而覃春明,已經在霍漱清進京前一天就到了京里。

    羅文茵從供奉葉瑾之的那個房間出來,就接到了覃春明的電話。

    “春明大哥?”羅文茵問。

    “文因,你現在方便嗎?”覃春明問。

    “方便,方便。”羅文茵道。

    “有件事,我想拜托你。”覃春明道。

    “你現在在哪里?我過去見你。”羅文茵道。

    覃春明便把自己別院的地址告訴了羅文茵,羅文茵立刻更衣出門。

    事實上,因為羅文茵和覃春明兩家的關系,羅文茵的一個堂侄子,也是和覃東陽一起在做生意的,在覃東陽的集團里持有很大的股份。這個堂侄子,一直替羅文茵打理經濟方面的事務。

    羅文茵并沒有帶秘書,只是讓司機開車把自己送到了覃春明的別院。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曾家的人,并不知道蘇凡發生了什么事。

    而剛剛從美國回到京城的覃逸飛和葉敏慧,也是一下飛機,就被各自家中的警衛分別送到了家里。

    因為覃逸飛是直接回京的,徐夢華和覃春明便一起來到了京城。只是,母子二人長時間不見,也有些別扭。

    疆這邊,蘇凡起床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她走出房間,見季晨站在門口,便說:“你一直在這里嗎?”

    “是的,夫人。”季晨道。

    “回去休息吧!我沒事。”蘇凡道。

    季晨卻沒有動,看著她走下樓。

    “你還在這里?”蘇凡看見在客廳里辦公的孫敏珺,問道。

    孫敏珺忙放下電腦,走到蘇凡身邊,道:“我讓巧妮在這邊照顧你,現在,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不過是自己的丈夫出軌了而已,又不是天塌了。

    “沒事,現在幾點了?”蘇凡要給自己倒水,孫敏珺就趕緊去給她倒了。

    “八點。”孫敏珺道。

    “都這么晚了啊!你們,吃飯了嗎?”蘇凡問。

    “我等會兒出去吃點兒。”孫敏珺道。

    是啊,她等會兒要去見霍漱清的。

    “還是在家吃吧!讓季晨也過來,還有巧妮呢?大家一起來吃個飯吧!”蘇凡道。

    “好的,飯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就可以端上來。”朱阿姨道。

    “大家一起吃吧!”蘇凡道。

    朱阿姨早就考慮到家里人多,便多做了一些飯菜,一直等著蘇凡起來。

    只是,蘇凡似乎沒有多少的飯量,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了。

    “夫人?”朱阿姨問了句,“您想吃什么?要不我給您重做?”

    蘇凡搖頭,道:“不用了,我中午吃的火鍋,比較多,現在沒什么胃口。”

    其他人都不好說什么了。

    “夫人。”孫敏珺開口道。

    “我之前和你說的事,你辦了嗎?”蘇凡打斷孫敏珺的話,看著她,問道。

    “您說的是。”孫敏珺猛地想起來蘇凡說的那件辭職的事,便搖搖頭。

    “隨便寫一份就行了,或者讓巧妮寫吧!”蘇凡道。

    “寫什么?夫人?”巧妮問。

    “幫我寫一份辭職信。”蘇凡道。

    辭職?

    除了孫敏珺,其他三人都驚呆了。

    “夫人,您,不用辭職吧?為什么要辭職呢?不是好好兒的。”巧妮道。

    “寫吧,今晚寫出來給我看。”蘇凡沒心情聽別人勸了,站起身,道。

    巧妮望向孫敏珺,只得答應了一聲“是”。

    到了這個時候,孫敏珺也不想勸蘇凡了,問題的癥結在霍領導那里,只要把霍領導勸動了,蘇凡這邊的任何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我想去睡會兒,你們繼續吃吧!”蘇凡道。

    不上樓去睡覺,還能做什么呢?

    可是,上樓了,也是睡不著。

    這一下午翻來覆去,睡著了,夢里卻是亂七八糟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一次次被噩夢驚醒,卻又不能完全醒過來。

    此時,坐在床邊上,整個人,卻是一點力氣都沒有,又倒了下去。

    霍漱清。

    “你們先吃吧!我出去一趟。”孫敏珺擦了下嘴巴,道,“季晨,你還是去夫人門口守著,注意里面的動靜。朱阿姨,您等會兒給夫人送一杯牛奶上去,讓她喝了好睡覺。”

    “我現在就去。”朱阿姨忙站起身,道。

    “等等。”孫敏珺走到朱阿姨身邊,低聲在朱阿姨耳邊說了句“家里還有ān mián yào嗎?”

    朱阿姨愣住了,看著孫敏珺,點頭,卻說:“可以嗎?”

    “放一片就可以了,讓她好好睡一覺。也許,等明天,明天會好點的。”孫敏珺道。

    “好吧!”朱阿姨道。

    “夫人那邊再沒藥吧?”孫敏珺問。

    “沒有,家里的藥,我都收拾了,我剛才還去檢查了一遍,都在呢,沒問題。”朱阿姨道。

    “好,那就好,千萬不能讓夫人拿到任何藥片。”孫敏珺道。

    “我知道,你放心。”朱阿姨道。

    于是,孫敏珺便跟巧妮叮囑了一遍,就趕緊開車離開了。

    當孫敏珺到達李聰辦公室的時候,蘇凡也喝了牛奶,睡著了。

    夜色,深深籠罩著這座城市。

    到了九點半,霍漱清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喝水休息,李聰便趕緊派人去把孫敏珺叫了過來。

    “霍領導。”孫敏珺的聲音,傳進了霍漱清的耳朵,霍漱清抬頭,看見孫敏珺站在自己面前,微微愣了下,看向李聰。

    “您不要怪李秘書,是我纏著他的,對不起,霍領導。”孫敏珺怕李聰被霍漱清怪罪,忙說。

    “你們兩個不用互相打掩護。”霍漱清放下手里的筆,看著孫敏珺,道,“說吧,什么事?”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合法彩票投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