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游戲競技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46.真.劍舞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46.真.劍舞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希里雅,或者叫希里,她是傳奇獵魔人白狼杰洛特的女兒,當然是養女。

    在杰洛特活躍的那個時代,獵魔人們的突變儀式還很原始,很粗暴,沒有任何的中和劑和保護措施,就讓10歲左右的小男孩們接受異類突變誘發劑的引導,來完成獵魔人的青草儀式。

    那是個很殘忍的儀式。

    10個孩子里只有3個能活下來,而且即便是活下來了,也很快會在與當時猖獗的異類的作戰中死去,而且那個時代的突變儀式代價很大,會讓獵魔人失去生育能力。

    不過,那個時代的很多魔法都有很糟糕的后遺癥,就如杰洛特的妻子,女術士葉奈法,她在成為女術士的過程中,同樣失去了生育能力。

    這兩個可憐人走到一起,并且互相扶持著活到現在,真的是很不容易。不過這對夫婦比其他獵魔人更幸運的地方在于,他們還有個如真正女兒一樣的養女。

    也就是希里雅。

    在獵魔人如今的傳說中,希里雅也是個很神秘,很傳奇的角色。

    她大概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女性獵魔人,也是唯一一個可以自由穿越各個世界,進行維度旅行的獵魔人。

    據說,希里雅的這種能力,是來自于她身上傳承的特殊血脈,一種被稱之為“長者之血”的奇特血脈,起源于古代精靈,但伴隨著古代精靈文明的遺失,關于“長者之血”的傳說也早就被遺忘了。

    哦,對了,希里雅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公主殿下。

    她的出身非常顯赫,她的生父是中世紀時,南歐的某個小帝國的一名皇帝陛下,希里雅本該如公主一樣活在歷史中,但后來因為一系列的陰差陽錯,最終成為了杰洛特的養女,并且放棄了自己的皇族身份,成為了一名在當時的社會里,地位低賤的獵魔人。

    單是這件事本身,就很符合一絲傳奇故事的特點了。

    有人傳說希里雅其實是最純正的沙皇家族的血脈起源,但也有人說希里雅父親的帝國并不在西伯利亞,總之,這些傳言都是一些小道消息,除非希里雅親口說明自己的過去,否則就沒人能知道真相。

    “唰”

    在移形咒的光線扭曲中,梅林和艾爾莎來到了硫磺港的天空中,梅林用黑霧托著艾爾莎,兩人快速靠近前方正在揮手撫平維度裂痕的希里雅閣下。

    而就在他們靠近的時候,希里雅頭也不回的說:

    “先等等,我做完這件事之后再說。”

    她的聲音意外的好聽呢。

    就像是燕子在風中清脆的鳴叫一樣。

    梅林和艾爾莎當然不會拒絕眼前這位女士的要求,他們就站在旁邊,看著希里雅一邊撫平維度裂痕,一邊單手持劍,就像是玩游戲一樣,斬殺那些從裂痕中不斷沖出來的鮮血幻象。

    雖說,德古拉的血河分裂出的幻象越多,幻象個體的實力就越弱,但那畢竟是傳奇吸血鬼的幻象,再弱也不會比普通吸血鬼更弱,問題是,這些沒有理智的家伙在希里雅面前完全沒有威脅,就像是樹樁子一樣,只等著希里雅揮劍砍翻它們。

    梅林還注意到,希里雅手中握著的黑色長劍,和艾爾莎的那把銀劍“吉薇艾爾”的造型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希里雅手中的長劍劍柄是白色的,劍鞘是紅色的,而艾爾莎的銀劍劍柄是黑色的,劍鞘是白色的。

    艾爾莎注意到了梅林的眼神,她看了一眼希里雅手中的劍,她低聲對梅林說:

    “我這把可能是希里雅佩劍的仿制品可能是先祖制作的,用來紀念希里雅的紀念品,我先組的手札里記載著,他年輕時曾和杰洛特大師與希里雅并肩作戰過,而且在他生涯的暮年,他聽說希里雅為了拯救世界死去了。”

    “你的先祖是巴伯特.血石?”

    希里雅突然開口說:

    “嗯,我記得他,他還追求過我呢,我不知道巴伯特的手札里是怎么評價我的,但我可以告訴你,小姑娘,我們當初和巴伯特相遇的時候,他還只是個沒有經過青草試煉的學徒劍術很菜,但魔法親和力挺高的那種,他原本是有機會成為巫師的。”

    “是的,希里雅女士。”

    艾爾莎說:

    “我的祖先被惡靈附體,是杰洛特大師的導師維瑟米爾閣下驅散了惡靈,救了他,于是在長大之后,他就在整個歐洲旅行,試圖尋找當年的救命恩人,最后陰差陽錯的成為了獵魔人。”

    “別叫我女士,我還很年輕呢。”

    希里雅揮了揮手,頭也不回的說:

    “既然是故人之女,你就叫我希里好了。雖然在你們看來,我已經活了很久,但各個世界的時間流速是不一樣的,在我的記憶中,巴伯特手持玫瑰追求我的事情,也只是發生在幾十年前而已。”

    “好了,完成!”

    希里舒了口氣,她帶著劍術手套的右手向前一抹,維度裂痕的最后一抹裂隙就被一抹白光封閉住。

    那如眼睛一樣的裂痕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如破碎玻璃一樣的蛛網裂紋,看上去有些古怪,但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裂紋會自己愈合的。

    在做完了這件事之后,希里將手中的劍插回背后的劍鞘,然后撥了撥額頭處的一縷頭發,轉過身,叉著腰,看著梅林和艾爾莎。

    她有一雙和艾爾莎很像的,貓一樣的淡綠色眼睛。

    以及,左眼下方,有條略顯猙獰的紅色傷痕。

    她脖子上掛著一個黑色的狼頭吊墜,和梅林脖子上的吊墜很像,幾乎一模一樣。

    “你就是梅林?”

    希里看著梅林,她打量了一下梅林脖子上的吊墜,她說:

    “我聽說不靠譜的老爸把自己的徽記送給了一個菜鳥獵魔人,我當時就想來見見你,但當時我在犸格莫斯世界那邊當雇傭兵,戰斗結束之前我沒辦法離開不過看樣子你學的挺快,已經不是個菜鳥了。”

    “這是因為白狼大師教的好。”

    梅林很違心的奉承了一句杰洛特,那個只顧著打牌的家伙,只是把一堆資料丟給了梅林,可一天都沒有教導過他。

    “教?別開玩笑了。”

    希里哈哈笑了一聲,這個爽朗的傳奇獵魔人很快揭穿了梅林的謊言,她說:

    “老爸那么懶,他怎么會教你?”

    “連我的劍術都是維瑟米爾師傅教的,他連我都沒教過,怎么會教你呢?倒是這個小丫頭,她用劍的方法很像是老爸我猜,你肯定輸給了他一大筆錢,數目大到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抽空指導了一下你,對吧?”

    艾爾莎聳了聳肩,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

    “唉,沉迷打牌,無法自拔,他已經廢了。”

    叉著腰的希里毫無尊敬的吐槽著自己的養父,她說:

    “不過他好歹還記得一些正事,在知道你們要對付德古拉之后,他就給我送了封信,讓我抽空來幫幫你們。但我在地獄邊境那邊看你們打德古拉似乎很順利,所以就沒插手。”

    她又看向梅林,說:

    “話說回來,你的劍舞用的不錯啊”

    “嗯只是剛入門而已。”

    梅林謙虛的說了一句,結果希里雅點了點頭:

    “確實,剛剛入門,但這么短的時間就掌握精髓,也很不錯啦。不過,想見識一下真正的劍舞嗎?”

    “呃。”

    希里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梅林有些意外,但他很快就點了點頭:

    “當然,我很期待。”

    “好吧,那就看好啦!”

    希里的左手放在了背后的劍柄上,她看著下方那些被束縛在大型縛靈結界里的鮮血幻象,那密密麻麻的幻象,足有數千個。

    它們被數個獵魔人同時釋放的亞登法印困在紫色的魔法陷阱中,無法移動,而兩個半魔正在兩側召喚著灼熱的地獄烈焰,來試圖消滅它們。

    在梅林的注視中,希里雅微微垂下身體,她閉著眼睛,右手前伸,一股微弱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推進,梅林感覺到一股精神力量掃過自己的軀體,就像是魔法版的雷達一樣。

    這是希里雅在鎖定劍舞的目標。

    1秒之后,希里雅左手抽出銀劍,她的身影驟然消失在空中,然后就像是幻影分身一樣,如最快閃現的影子,接連出現在了下方每一個鮮血幻象的背后,她手中的銀劍斜斬,在密密麻麻的,幾乎同時亮起的凄厲光影中,那些被鎖定的鮮血幻象每一個都被一分為二。

    她跳動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連梅林的靈視都無法捕捉到希里雅的身影,而在其他獵魔人看來,這個突然出現的白衣女人就像是在一瞬間化身數千個,如一道掠起的銀色閃電,在貫穿大地與天空之間,將那些被聚攏起來的幻象通通斬滅。

    3秒鐘之后,希里雅回到了梅林身邊,在她下方的街區中,已經沒有了鮮血幻象的存在。

    “這才是真正的劍舞哦。”

    希里雅對梅林眨了眨眼睛,她說:

    “在某些世界里,這一招也被叫‘無敵斬’,但那個名字我不喜歡還是劍舞更好聽一些。”

    “這真是驚人。”

    梅林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了,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希里雅的這一記劍舞,真的讓人感覺到壓迫力十足。

    “嗯,別被表象騙了。”

    希里雅認真的對梅林說:

    “剛才的快速跳躍可不是空間能力,雖然我也能用空間跳躍模擬出這樣的效果,但實際上,高階劍舞的移動是通過跳躍實現的,小段跳躍外加‘心眼’的能力,能讓你在劍舞釋放的過程中準確的捕捉到每一個敵人的弱點,然后在快速挪移中實現極快的擊殺。”

    “當然,對現在的你來說,這個很難掌握的。”

    希里雅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她說:

    “你的感知很敏銳哦,但還處于低級的使用層次,所以,你先學會‘心眼’再說吧。我想我父親應該沒教過你這個技巧,沒關系,我來教你。”

    “那我就先謝謝你。”

    梅林對希里雅說:

    “但,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你嗎?”

    “嘿,你這人。”

    希里雅不滿的瞪了一眼梅林,她說:

    “同為狼派獵魔人,我們要互相幫助你知道嗎?不過,你也算沒說錯,也許未來我確實會需要你幫忙就當是提前預付的‘報酬’吧。”

    “哦,對了!”

    說到這里,希里雅猛地一拍腦袋,她從自己腰間的皮包里取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了梅林,她說:

    “這是父親讓我交給你的,他給我專門叮囑了,只有你在不接受我幫助的情況下,完成對德古拉的封印,才證明你已經有了觸摸到秘密的資格這是開啟雙方接觸的第一步。”

    “秘密?”

    梅林看這里的盒子,他反問到:

    “什么秘密?”

    “嗯,這我就不能告訴你了,你得自己去看,自己去找,我只能說,這是你一直在等待的東西。”

    希里雅舒展了一下修長的身體,她對梅林招了招手,又看了一眼艾爾莎,兩個女人的眼神相對,有梅林無法理解的信息交流著,片刻之后,希里雅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古怪的,有很齒輪旋轉的機械表,她看了一眼時間,然后對梅林說:

    “跟我來,我一會在其他世界還有個聚會,能留給你的時間不多。‘心眼’這東西屬于劍士的高階技巧,也比較難學在不同世界里它有不同的名字,心眼、會心劍、看破、心網、見聞色咳咳,最后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但你看上去挺聰明的樣子,所以,在我離開前,你應就能學會的”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合法彩票投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