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玄幻魔法 > 六翼真神的次元之旅 > 第六十七章 天使事件結束與團子血虧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六十七章 天使事件結束與團子血虧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曉古城現在很絕望,他很像問一下,自己這個第四真祖是不是個西貝貨。

    本來,不小心被模造天使的光劍貫穿,這是生死危機,然后被安潔莉爾萬靈藥給拯救,最后爆發出更強的力量擊敗強敵,然后用嘴遁將原本不是太黑的策劃者洗白。

    這不是妥妥主角模板嗎?雖然他沒有那么龍傲天,但是最次也是這個大叔丟下一句狠話逃走吧。

    但是你這一言不合直接開末日模式是怎么回事?!這丫的氣勢比起安潔莉爾那個團子都強的多吧,有這實力你對夏音改造個毛線啊!

    不外乎曉古城崩潰,在葉瀨賢生啟動術式之后,他的變化和之前的模造天使太像了,除了翅膀多了一倍,然后由光之翼變成了火之翼之外幾乎沒有變化。

    所以曉古城以為葉瀨賢生的后手就是把自己也改造成了模造天使,就想著故技重施,直接用龍蛇的水銀再次啃咬葉瀨賢生的翅膀。

    可是當龍蛇的水銀快要接觸葉瀨賢生的時候,那個大叔緊閉的雙眼睜開了,瞳孔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對耀眼的金目。

    金目中火光一閃,龍蛇的水銀就直接汽化了,連一絲反抗都做不到,體內一部分魔力永缺失讓曉古城明白,龍蛇的水銀不是擊敗,而是被那個大叔直接用眼神殺死了。

    眼神殺死真祖級的眷獸,這是什么恐怖玩意兒?!

    “骯臟的靈魂。”就在曉古城愣神的那一刻,無感情的低語從換了和影響葉瀨賢生身上傳出,他并沒有開口,不過他的聲音卻傳達到了在場的所有人心中。

    無形的殺機傳出,不過對象卻不是曉古城,而是地上的碧翠絲和霧島。

    緊接著,赤紅色的火焰在二人身上升騰,兩人叫慘叫都沒就被直接化為灰燼,也就在這時,雪菜手里的雪霞狼發出一陣銀色得光芒,一個特殊的銀色結界環兩雪菜和拉·芙莉亞包裹起來,阻隔了赤焰帶來的熱浪。

    “那個神圣的感覺……”拉·芙莉亞沒有關心被赤焰燒死的兩人,也沒有關注包裹住她的結界,而是緊緊盯著天空中有著六對火之翼的身影,“不是模造天使,是真正的天使!而且這個形象……”

    “熾天使!”雪菜也有些懵,這對手等級的跨度也太大了吧,不過對方為什么一開始琉把友軍給解決了?

    “那個葉瀨賢生到底干了什么?!火之熾天使,能輕易滅殺眷獸,這不會時傳說中得……”說道最后,雪菜發現自己居然無法說出那個名字,不對!不是無法說出,而是感知在向她示警,如果直呼那個名字,這個不知名的隱藏結界耶護不住她。

    “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感受到雪菜的視線,拉·芙莉亞搖了搖頭,她也感受到了精靈爐的示警,但是葉瀨賢生為什么一下子變成了熾天使種最高位的那位,她也沒有一點頭緒。

    不提結界內雪菜和拉·芙莉亞的反應,看到面前這位毫不留情得解決了“友軍”,曉古城也有著懵,但是他也明白,這個疑似天使的存在絕對不是之前的葉瀨賢生。

    “你不是那個大叔吧?你是誰?”不清楚對方能否對自己做出反應,但是曉古城還是試探性的問道,并不是像熱血動漫主角那樣無腦質問,曉古城很清楚自己和對方的差距,他現在想做的是盡可能為即將到來的安潔莉爾過去情報以及……拖延時間。

    另一方面,他敢這樣做的原因是對方解決了龍蛇的水銀之后并沒有對自己進行攻擊,甚至連敵意都沒有。

    “哦~”那個身影的聲音仍舊像之前一樣直接穿透人的心底,“身在黑暗卻有著光明之心嗎?吾名米迦勒,汝不在吾的審判范圍之內,請讓開。”

    米迦勒的聲音仍舊沒有感情,但是卻相當有禮貌,和他在神話里的影響描述非常相似。

    “米迦勒?!”曉古城心中一驚,哪怕對圣經和基督教不熟悉的他都對這位的名字如雷貫耳。

    米迦勒,司職火的天使長,他是上帝身邊的首席戰士,天使軍團的領導者,不僅有著凡人所沒有的勇氣與無可比擬的威力,還擁有最美麗的容姿。

    他性情勇猛果敢,雖然好戰,但是充滿慈悲心,對于罪惡的事抱持著絕對的否定與無情的殲滅,是“絕對正義”的化身,毫無參雜一絲黑暗。

    可以說是天堂的儲君般的人物,這樣的存在怎么會被一個魔導技師拉入凡塵呢?!

    “無語在意,此次不過吾等老師的惡作劇而已,吾不會在凡間停留太久,不過吾吾之指責還是要履行的。”聲音傳來,米迦勒的眼神轉向了主島的方向。

    這讓曉古城心中一凌,米迦勒的職業——審判罪人,而弦神島是魔族特區,魔族最不缺的就是各種犯罪者,而且天使對于人類以外的種族容忍度都相當低,如果這位到了弦神島,那么……

    曉古城一個哆嗦,他已經不敢想象后果了,不過這位說自己只是暫時待在下界只要能夠拖住他的話,不說等到時間結束,只要拖到安潔莉爾到來,那就可以了。

    于是乎,大約十五秒過后,就有了前文中曉古城變成死狗的那一幕。

    ………………

    曉古城的意識接近潰散,完全沒想到,從有想法到行動再到被解決,只用了一個呼吸,還真是太菜了。

    “汝之所向雖為善念,但是這并不是你放肆的理由。”就在米迦勒似乎準備用審判之火紅燒掉曉古城的時候,一聲美妙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個……米迦勒,能不能給我個面子,放下這個笨蛋。”安潔莉爾說道,“作為代價,我可以將你送回天界。”

    “你是……世界意識的延伸嗎?”米迦勒停下了手里的動作,“沒想到神代結束了如此之久竟然還會有你這樣的精靈。”

    說著,米迦勒又看了看曉古城:“看來這個【祖】是你的下屬,這樣的話就給你個面子吧。”

    聽著米迦勒無感情的話,安潔莉爾有些意外,這個天使怎么這么好好說話,而且被術式狂氣影響的程度這么弱。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解決事件。

    看著將曉古城放開的米迦勒,安潔莉爾識趣的取出萬符必應破戒交給了對方,畢竟她要是直接拿這個仿制寶具給對方一刀的話被誤會后直接開打就不好了。

    “那么,這次的鬧劇就到這里,作為補償,一萬命運點我就收下了。”說著,米迦勒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不等安潔莉爾發問,果斷拿萬符必應破戒在身上一劃,然后葉瀨賢生的身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此時,大感不妙的安潔莉爾打開真理十字章,只見上面出現了兩條信息——解決【天使墜落】事件,獲得命運點6000;火之熾天使米迦勒{克洛圖亞分身}協議離開,消耗命運點10000點。

    “克……克洛圖亞?!”安潔莉爾回憶起米迦勒離開時的那一抹怪異的表情,現在想想,對方像是再看……肥羊。

    “可惡啊!!!”血虧的安潔莉爾忍不住全身魔力爆發,龐大的魔力夾雜著威壓向荒島的四周輻射而去。

    “這個笨蛋!”看著安潔莉爾的動作,隨之而來的那月趕緊用結界將雪菜等人護住,等到魔力風暴過后,原本被密林覆蓋的島嶼現在就只剩下光禿禿島蓋了。

    適量的發泄完了之后,安潔莉爾看著仍舊昏迷的葉瀨賢生冷哼一聲,撿起地上的卡片之后直接用空間門回了別墅,現在的她只有琉的布丁才能安慰。

    “這是怎么回事?!”那月得結界接觸之后,看著換了地圖的荒島雪菜和拉·芙莉亞瞪大了眼。

    “安那個笨蛋發了下小脾氣,不要緊,接下來就交給拉·芙莉亞公主了,救援隊一會兒就過來,我先回去看一下那個笨蛋。”說著,那月也使用空間轉移離開了。

    “小脾氣?”拉·芙莉亞嘴角抽搐,“這可真是任性的女神啊。”

    “習慣就好。”雪菜扶起了曉古城,發現只是昏迷后就用雪霞狼來了幾下點擊讓他更快的醒了過來。

    “你們的方式,我大概很難習慣。”看著普通實驗室里青蛙的曉古城,拉·芙莉亞笑的十分勉強。

    ………………

    巡邏艦回到弦神島港口,是接近周日傍晚之后的事。

    鏡面般平靜無波的海被即將西沉的太陽照得金亮黃澄,葉瀨賢生從船艙里望著這幅美麗景致,卻忽然聞到咖啡香飄來,一臉納悶地回頭。

    這里是用來拘留罪犯的狹窄船艙,空蕩的房間里只擺著和地板相連的小椅子及桌子,有個男性將咖啡杯擺上桌,人就坐在那里。

    那是個將短發抓成剌蜻頭,脖子上掛著耳機,約十六、七歲的少年。

    “要喝嗎?”少年將咖啡遞到賢生面前。

    他何時進了房間,又從什么時候就坐在那里,葉瀨賢生都回想不起,包括開關艙門的動靜、腳步聲,還有這個少年的動作,葉瀨賢生一律聽不出任何聲響。

    “你是誰?”

    “矢瀨基樹。說是曉古城的同學,你能不能接受?”面對葉瀨賢生的質疑,少年賊笑著回答。

    “那套制服……原來如此,第四真祖的監視者嗎?你是人工島管理公社的間諜吧。”

    “如果這么解讀能讓你接受,那就這么想不要緊。”

    葉瀨賢生在應聲時不帶關心地點頭,無論少年是什么人,和他都沒有關系。

    倘若他現在還有要掛懷的事,也就只有夏音的境遇而已,哪怕他自己被圣光侵蝕的靈魂和身體他都不是很在意。

    為了完成模造天使的儀式,夏音曾在弦神市上空數次參與戰斗,多棟建筑物因而損毀,造成大量傷患,這件事很有可能讓她被追究刑責。

    “關于你女兒的事,不用擔心。”仿佛看穿葉瀨賢生的心思,矢瀨基樹隨口說道。

    “畢竟她未成年,你們用來操縱她的思考拘束器也扣押在案,她反而是被當成受害者,首先就不會追究其刑責,不說阿爾迪基亞王室,有些那位大人護著,沒有人敢對她下手的。”

    “……這樣啊。”葉瀨賢生安心地呼氣,聽到這一點就已經夠了。

    矢瀨基樹聳起雙肩,有口難言似的搔著頭:“哎,所以呢,有麻煩的自然是你的處境。”

    “無所謂。對于后果我已經有所覺悟。”

    “也是啦……違法進行人體實驗,反人道思想,違反圣域條約的事項不計其數,最嚴重的是你使用禁咒。照常理來想,免不了要負實際刑責——”矢瀨基樹說著忽然瞇起眼。

    因為最后的【天使墜落】被世界修正,所以并沒有被除了安潔莉爾等人外記錄。

    “但現在構成問題的是你的動機。你知道些『什么』?”

    “……什么意思?葉瀨賢生佯裝不解地反問。

    可是,矢瀨基樹的目光并未松懈:“因為疼愛女兒才有意將她送到天界,這是你的說詞——盡管不能全當成謊話,感覺上倒也不只是這樣。

    你做的事情有理由——讓你不惜將深愛的女兒當成實驗品,也非得急著將模造天使實用化的理由。”

    “…………”葉瀨賢生沉默下來。

    沒錯,葉瀨賢生并非一路受到魔導士工塑利用,反倒是他為了持續研究而利用他們的資金。

    只要模造天使能夠實用化,這樣的技術就可以被利用在軍事上,不管會招致何種結果,葉瀨賢生有他非完成模造天使不可的理由。

    “問這個有什么意義?其實你們也心知肚明吧。”不久,葉瀨賢生語氣沉重地回答了。

    “真祖只能存在三名。會有第四名真祖出現,代表需要仰仗他對抗的敵人即將覺醒。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

    “——所以你才想制造出天使當兵器?就為了消滅『那家伙』。”

    “區區第四真祖也無法打倒的兵器,終究不會是那一位的對手。盡管笑吧,我的研究到最后只是白費力氣而已。”

    葉瀨賢生自嘲地笑著彎下身,之后再也沒有抬頭的意思。

    矢瀨基樹無奈嘆道:“哎,也沒那么不中用啦。無論是你的研究或是古城,而且因為某個游戲人間的女神的緣故,現在一切可都是未知事項呢。”

    矢瀨基樹留下冒著熱氣的咖啡杯起身,然后將手伸向船艙的門板,離開房間之前,他回頭告訴賢生:

    “管理公社會保你這個人。抱歉,得讓你再干些活啰,還有就是某個女神不知道為什么對你的意見有些大,做好被惡作劇的準備吧,宮廷魔導技師。”

    葉瀨賢生:……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合法彩票投注网站下载